源丨网络大电影(ID:wxs360)

 

很多“艺术家”有一个错误的观念:题材决定论。他们认为,有些题材就不行,总是埋怨题材不好、政府审查太严,有些题材不让涉及。后来我问他,哪个题材不让你反映?摔跤是个冷门题材,是奥运会的冷门项目,电视转播收视率低,但是印度拍出来就有高票房。

 

我说,你压根是不想拍《摔跤吧!爸爸》,只想拍“过来吧,小姨子”“别这样,姐夫”。

 

——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 高长力

 

5月15日晚,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在中国传媒大学做了题为“做新时代记录者 讴歌者 建设者”的讲座,深入剖析了题材选择、中国故事、媒体融合、政策制定等近几年来总局政策调控的热门话题,并分享了广电总局对网生内容监管的诸多新方向、新趋势。

 

 

 

高长力讲座整理如下:

 

1.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就怪罪题材不好审查太严

 

《欢乐中国人》从各种渠道搜集了上万个故事,最后层层筛选出几十个故事,都是最能够打动人的、具有时代意义的故事。摔跤陪练刘磊磊一天被摔500多次,16年被摔280多万次,这个故事打动了很多人。

 

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有评论说(这部电影)“摔散了中国电影的五官。”我们反思一下,中国电影人怎么就没想过写一个摔跤的故事?刘磊磊一样能打动人,过去为什么不反映摔跤呢?

 

很多“艺术家”有一个错误的观念:题材决定论。他们认为,有些题材就不行,总是埋怨题材不好、政府审查太严,有些题材不让涉及。

 

后来我问他,哪个题材不让你反映?我说了一句刻薄的话但也是实话,不要因为没有艺术才华就怪罪题材不好。摔跤是个冷门题材,是奥运会的冷门项目,电视转播收视率低,但是印度拍出来就有高票房。

 

我说,你是不想拍《摔跤吧!爸爸》,只想拍“过来吧,小姨子”“别这样,姐夫”。

 

2.广播电视将死?不是的!如果把三微一端全都放在一起,收视率单期节目最高相当于55%!

 

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可以不断开拓新的方式。现在好的节目融合传播做的非常好,《经典咏流传》把经典的古诗词创作成歌曲,让人们学唱,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识别听歌”,就能听到一首歌。其实这层窗户纸很薄,一捅就开了。有人总说,广播电视将死,不是的。

 

我们今天要融合发展,为什么要固守广电这一个平台?为什么不可以跨平台?

 

我跟很多节目要过一个数据,如果把三微一端全都放在一起,收视率单期节目最高相当于55%!电视节目收视率过1就算非常好,过2就是顶尖的。要是加上全媒体平台,动辄都是5、6亿人触达。

 

3、这个时代,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

 

刚才说优秀的节目要像牙医,敲击到时代的痛点。这个“痛点”,不仅仅是痛苦的点,还是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甚至是美,也都是痛点。

 

《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第六期全部做的都是面点,面点能有多好吃?但蒋露露把面点做成了瓜子,很好看。

 

去年总局扶持了一部纪录片《拉林河畔》,播完前一半发现人们最想看的是妇女主任和她的老公“秀恩爱”,后一半便拍到了老公买貂皮大衣又送玫瑰花的情景。这给我们很大启发,观众也想看美好的,这些普通美好的家庭生活故事最有观众缘。

 

 

 

在这个时代,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这是总书记的原话。

 

4、什么是好的节目什么是差的?很简单,你给不给自己的孩子看?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你的受众

 

前不久,我讲了“小大正”——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小大正”两年前就提出了,业内很多人也都知道,本来指综艺节目,现在也扩展到电视剧、电影界。

 

为什么要鼓励小大正的创作方向?有一个“破窗理论”,在纽约曾经有一个街区犯罪率特别高,新上任的警察局长采取了一项措施,不是派驻更多警察,而是把这个街区的破玻璃都修好、卫生打扫干净。大家也很困惑,这能解决治安问题吗?结果,犯罪率急剧下降。

 

社会心理学认为,环境对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常说的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就是这个道理。当我们营造的氛围都是温暖、感动、正能量时,社会自然就正气充足,邪气自动驱逐出去。

 

媒体人要有自己的社会责任。某个地方的农民同时种两块地,一块是蔬菜大棚猛喷农药化肥,有毒有害但长得很漂亮,卖到北京被我们吃掉了;但他们自己不吃大棚蔬菜,单种一块地有机蔬菜自己家里吃。

 

引申到文化生产,绝不能种两块地,不能生产有毒有害的文化产品拿出去换钱却坑害消费者。什么是好的节目什么是差的?很简单,你给不给自己的孩子看?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你的受众。

 

5、一多、一热、一冷:公益元素多起来、文化节目热起来、引进模式冷下去

 

这几年总局引导广播电视节目发展产生了很明显的效果,我总结的是一多、一热、一冷:公益元素多起来、文化节目热起来、引进模式冷下去。这与政策调控有很大关系。

 

 

 

具体政策从2012年出现“限娱令”,此后对卫视节目几乎每年都出一个令进行微调,可以说成是1.0、2.0、3.0、4.0版,从娱乐节目减少,到结构调控,再到文化节目蓬勃,调控的作用很大。

 

 

 

创新最重要的是节目模式的创新,曾经一度各个电视台都去买国外节目模式,从前两年开始形势发生变化,政策也在逐渐收紧,一点一点限制引进模式,到了去年基本是关门了,我们定了一条——原则上黄金时段不再播出引进节目模式

 

这与广播电视实践也是相吻合的,到了去年我们自主原创的节目足够多了,不再需要引进国外模式。前两天九大节目模式在戛纳电视节上亮相,引起了国际社会关注,中国模式开始往国外卖了,九个制片人用英语进行推介。《国家宝藏》将history 分解为 “hi story”或“high story”,老外一看就能理解。

 

我们要学好莱坞讲故事的方法。 总局组织了一次培训班,待了三周,18个人回来写了一本书《好莱坞这样讲故事》,我写的序名字叫“学会走路,才能健步如飞奔跑”——我们现在学好莱坞讲故事技巧,还很不够,只有学到手之后才能放开了奔跑,还不会走路就想跑,一定会摔跟头。

 

 

来源:高长力讲话摘自清娱(fm-qingyu),网络大电影(wxs360)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