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子君 

阿尤问我,这么多年,最忘不掉的是谁?我笑着告诉他,没有忘不掉的,只有不想忘的......

因为从未打算忘记,所以他的一切记得格外清楚。相识那年我18,他20,都是花一样的年纪。他爱玩、我爱闹、他爱笑、我爱看。就这样在青春期对爱情懵懂又憧憬向往的时候,我们相爱了。对,跟广大朋友的爱情故事一样,我们也可以坐十来个小时的车只为见对方一面。可以一两个月只吃泡面而攒钱只为送她一件心仪的礼物。在得到她的一句认可或者同意时、笑的跟拥有了全世界的傻子一样。可纵使爱情再美好,也低不住时间的配置。我们可以坚持熬过苦逼的大学四年异地恋,却也能在谈婚论嫁的半年里草草分了手。青春,是很美好的字眼。以前在一起时不知珍惜,随着年龄的增长,便越发的怀念过去。

2003年六月,一个艰苦又美好的月份。离高考不到一个月,紧张的日子一天天的到来。报考志愿那天你说“阿音,说好了哦,你报哪所大学我就报哪所大学,因为我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很想念那个时候的爱,很纯粹,很简单。画面那么好,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隔日,苦战以久的高考终于结束了。看着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走出考场,那副失去已久的兴高采烈劲还是蛮不错的。一想到自由日已开放,我们如释重负、我们尽情欢呼、我们手舞足蹈。

2007年大学毕业,我说留在大城市发展前途好,你说父母舍不得你,要回去。这是我们难得争执不下的一件事。直到多年后我们各奔东西,你还以为是我舍不得大城市的锦簇繁华而不跟你回到小地方重新开始。那个时候不善言谈,不做过多解释,只想把一切交给时间。

前些天,朋友告诉我说他要结婚了。问我婚礼要不要去?顺便把曾经的误会说开.....既然他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又何必再去打扰,至于那些往事被尘封了便是最好的结局。朋友一直不理解,也明知当年我深爱他,却为何还要固执的说离开。我告诉她,因为见多了那些曾经好的如连体婴儿,最后却不得不为了事业、婚姻而撕破脸面的情侣。那个时候我们争强好胜、年轻气盛,如果在纠缠下去,说不上也会变成那个样子,我不想,所以早早分开,也给彼此留个好印象。就像书里说的,这种忧伤与爱恋交织的放手,是为了给对方自由,成全自己爱上的那个人,去做他想做的事。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殷桃,绿了芭蕉。挂了电话,我还是哭了,感觉憋了多年的泪水顿时崩塌了。如果说以前是爱在骨子里的那种情感,那么此刻便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细雨情思

 

 

0926168d0149627633.jpg?version=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