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新华网、中新网等媒体报道“杭电出了个‘当代罗贯中’”,一个工科大学学生郑勋出版了一本全文言文83万字《逆三国志》,“令不少专家和作家惊掉了下巴”。

工科大学玩起“文学范”,可不是说着玩的。

记者近日接到杭电宿管中心杜鹃老师“爆料”——我们学校宿管阿姨汤杏芬到目前已在网上发表6部长中篇网络小说,总共200余万字,单部小说最高点击达44万人次。“杭电毕业的学生大多知道‘汤阿姨’,谁知道汤阿姨也是一位准专业作家呢,其实杭电教授圈子里,就有人称汤阿姨为‘藏在宿舍楼的范雨素’。”

杜鹃对记者说:“挺抗拒拿自己和范雨素比,不过我们都酷爱文学”

2017年4月,在北京社会底层打拼多年的河北农家妇女范雨素,以一篇抗拒生活又颇多无奈的《我是范雨素》火爆网络。这个初中文化学历、在北京屡屡碰壁、但又怀着一颗炽热文学心的原生态准作家,一下子给波澜不惊的中国文坛划下一丝涟漪,“范雨素现象”,发人深思,“原来文学对治愈心灵还有妙用”。

汤杏芬的小说主要发表在杭州知名论坛《十九楼》和文学爱好者大本营《红袖添香》。“虽然有些小说在点击率和眼球效应上取得了点小成绩,比如让我一度有‘像专业作家一样拿稿费’的成就感,但是我最得意的还是一部被网友们认为‘苦巴巴’的《浮萍本无根》。

因为这部小说现实感太强了,符合我对文学价值的理解。”记者找到正在巡楼的汤杏芬,一说起文学,这个总是带着笑容的长相普通的妇女,顿时变得深沉起来。

《浮萍本无根》以亡者的上帝式视角追述了两个家族的辛酸血泪史。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母亲,肆意安排子女命运,在文革时期大潮中“带着两个家族的破舟”浮沉辗转,一边是暴戾乖张“有地主大家庭遗愿”还在荼毒子女的太上母,一边是一群从生下来似乎就注定命运又不断抗拒安排苦难屈辱的“蝼蚁般的子女”。

  

 

“从杭电朋友圈读到《浮萍本无根》,我还以为是一位专业作家写的,文字凝练,绝不拖泥带水,有着很强的自传色彩,所有的话就像是从心窝里掏出来的。不知怎么回事,让我想起了当代著名作家土家野夫的经典作品《江上的母亲》,太苦了,太压抑了,抬头低头都是命运的悲怆。

”杭电人文与法学院王国枫教授对《浮萍本无根》赞不绝口,得知是一位宿管阿姨写的,忍不住向身边朋友推荐,“最难得的还是,一个小学毕业、做着平凡工作的中年妇女,对人性之恶有如此深刻的理解。这是汤杏芬代表作《浮萍本无根》“文学意志”的立足根基。

我也会向学生推荐,因为,不了解人性之恶,就难言理解生活。

当然了,对95后大学生而言,现在物质生活这么好,读一读文革时期那个苦难的时期,也能更珍惜今天的生活的啊,小说中对人性之恶的批判,反衬出的包容内容,对现在大学生处理好与父母的关系有借鉴意义。”

对王国枫教授“因作品有悲天悯人气氛”而把自己比作“藏在大学宿舍楼里的范雨素”,汤杏芬有点不用好意思。

“说实话,《浮萍本无根》确实有我的亲戚家族的影子,因为太熟悉,所以在创作时,感觉就像老天在催逼着我写一样。我不太喜欢被拿来与范雨素比较,说实话啊,我的家庭没那么不幸。

但是我和她一样,都酷爱文学,我是1969年出生在农村,苦日子肯定遭受过,但是我真切感觉,灾难主要是人性弱点造成的,我也曾经深受其害过,我理解范雨素的写作状态,遭受的太多了,写一些悲苦的东西,也是一种心灵治愈。《浮萍本无根》就是这样的尝试。”

“哪里是阿姨啊,简直是楼层里的扫地僧”

记者在杭电下沙生活区找寻“汤杏芬”时,同学们一脸懵然,说起找“汤阿姨”,大家才知道是谁,纷纷给我指路。在日常生活中,她不是什么文学爱好者,也不是什么“楼层里的范雨素”,而是一位宿管阿姨,一位学生眼中“我们可亲可爱的阿姨”。

  

 

记者看到汤阿姨,倒没什么作家的感觉,她有些胖胖的,个子也不高,讲话举止有点偏男性化,“虽然是正宗江南人,但有点大咧咧的,很多人误以为我是北方大妈呢。”汤阿姨一亮开嗓子,就让人感觉“这是个热心肠、没多少心思”自来熟妇女。

汤阿姨在杭电师生中知名度那么高,倒不是凭着她的笔,而是因为她的“好心肠”和“辣手段”。平常看起来普通平凡的宿管阿姨工作,却让她做的有声有色。

宿管阿姨的常规工作是看守门岗、负责楼内安全、保管物件等。住在18号楼的会计学院大三学生张杰一说起汤阿姨,脸上就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去年夏天,张杰楼层有学生借了宿舍备用钥匙迟迟没还。有一天他看到一楼走道上的小黑板上写着“都说了,借了钥匙要马上还回来,这都过了多久,还没还,这是打算留着钥匙生小钥匙吗?就是生小钥匙也该长大了,会陪你玩游戏了吧?!”“小黑板当时就在朋友圈刷屏了,汤阿姨的风趣策略让我们折服,当即钥匙就还回去了。”

张杰告诉记者,“当时我们几个同学看到汤阿姨,对她竖起大拇指,说‘阿姨啊,您哪里是宿管阿姨啊,您简直是楼层里的扫地僧啊,把同学们都收拾的服服帖贴的’”。

“做宿管工作,面对95后学生,说教是没用的,学生一点无感,而汤阿姨的智慧无所不在。”杭电宿管中心主任林小惠很欣慰有汤阿姨这样的得力宿管。林小惠特别提到“汤阿姨的神奇小纸条”。

有一次汤阿姨在检查宿舍卫生时,看到一个宿舍里堆着好多快递盒扎人眼球,显然放了好久了,脏兮兮的,她就留下这样一个小纸条,“帅哥,赶劲把这堆纸盒sell了换糖吃,且记得留两颗给阿姨哄孙女玩。”很快,宿舍学生就联系阿姨“帮着找收废品的人”。

“95后大学生有自己的思维方式,疾言厉色没用,得给他们面子,需要有策略的处理问题,做学生工作时,说什么内容很重要,怎么说更重要,当面说不一定管用,用小纸条说留给他们品味的空间往往有奇效。”

汤阿姨管学生屡奏奇效,“学生眼中的扫地僧可不是盖的。”住在4号楼的管理学院大一学生刘亚桐特服汤阿姨。

汤阿姨的“地盘”总是给人以惊喜。

她的小黑板就像她小说创造里的“心灵自留地”。电子学院大三学生朱林森给记者看了他在朋友圈分享的“汤阿姨雷语”:帅哥出门,切记整衣冠,眼离手机,昂首挺胸!为嘛?前方美女出没,盯着手机,错过回眸一笑,可惜!衣冠不整,错失美女亲睐,不值!别告诉阿姨你有女朋友了,不稀罕,等你摔个跟头,看她怎么治你!

从此之后,每当同学们走路看到汤阿姨,都会先把手机藏好,“走路玩手机,我爸妈说我好多次了,没用,阿姨这么讲,我服气。”同学们哀叹“谁让我们摊上这个扫地僧呢?!”

“她是劳动者、奋斗者、关爱学生者,也是校园文化偶像”

对汤阿姨的影响力,林小惠深有感触。

一次林小惠晚上10点给汤阿姨打电话,请她帮忙找15个学生明天去100公里之外的另一个校区志愿做卫生清扫工作,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将近30个学生排在班车前,“多了一倍人,这么短时间,有这么大的动员力,这个宿管阿姨的能量太大了。”可是在学生常少乐眼里,“那是因为汤阿姨平常对我们就像对自己孩子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打饭时碰到汤阿姨,因为自己碗里没有荤菜,汤阿姨特地给他们打荤菜,钱坚决不要。”

刘亚桐对汤阿姨的楼层问需座谈会印象深刻。

今年4月底,在4号楼2层大厅,一溜放了5个桌子,坐了30多名学生来和汤阿姨座谈。

“你知道吗?我们的座谈会是边吃边聊,桌子上摆满了汤阿姨亲手做的卤菜和各种水果,其实我们也知道,这些都是汤阿姨自己掏钱买做的,还记得她的老公特地开着车拉着做好的菜从30公里开外的家里送来的。

霸气吧!我们都很骄傲,有一个这么疼爱我们的阿姨。”

  

 

杭电后勤党总支书记李中昌说,“汤阿姨是一位奋斗者,她追求人生价值的方式是服务学生、关爱学生。即便是抛开她的准作家身份,她也是一位校园文化偶像。”

其实让汤阿姨声名鹊起的不是她在19楼、红袖添香等知名平台发表的小说,而是她在学校后勤官方微信开的《汤阿姨讲故事》专栏。

“哪个学生骑行沿京杭大运河到北京,哪个学生有什么特长得了什么荣誉,宿舍楼生活老师宿管阿姨和同学们之间的感人故事,都能第一时间在汤阿姨的专栏里见到。目前已经更新30多万字了,全是义务写的。她的生活的全部就是学生,她是杭电毕业生关于母校的重要记忆。”林小惠告诉记者。

业余作家“汤杏芬”,“楼层里的扫地僧”,“学生眼中的宿管阿姨”,多重身份在这个“到了跳广场舞年龄一般被称作大妈”的女人的身上交织。“我认为,因为特定年代出生的吧,小时候受到的苦难也挺多的,我还是很知足的,我特别珍惜和大学生们一起相处的日子,我觉得,人纯粹一些,就能快乐一些。

”说起这些的汤杏芬,让记者体会到“一个小学文化程度的普通中年妇女,何以能写出《浮萍本无根》这样悲悯的文学作品。

“去年6月杭电开毕业典礼,我作为后勤服务人员代表,登上礼仪台,和教授老师们一起为毕业生致辞,我觉得我的劳动得到了尊重,这是我的人生巅峰时刻。”汤杏芬拿出学生给她拍的在礼仪台上朗诵时的照片给记者看,她脸上的表情,让记者脱口而出一个词——“纯粹”。

让我们以汤杏芬当时致辞时的一句话来结束这个“纯粹女人”的故事吧。

“生活纷繁复杂,阿姨希望你们都能填好生活的履历表,交出优秀的答卷,开启王子和公主般幸福的生活。愿你们出走半生依旧年少,阿姨在楼里等你们归来。”

本文来自都市快报。

温馨提醒:

礼包

转发下面海报至朋友圈

或至少100人以上文学类微信群

加助理微信:vipwuyou009  截图  回复:网文实战资源

即可获取603份投稿资源、17G写作干货

出版社、网站买断内签编辑QQ

1000本经典名著

附带导读课和电子书精校PDF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