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这一关于“阶级固化现象”的提问换一种问法,并分成两个问题来回答。这样做对我们搞清楚这一问题未必会更有效,但应该会更有意思。

 

一是关于网络文学发展的大势,这是思考这一固化问题的大背景。网络文学的发展是否开始进入一个相对鼎盛但增长也变缓的成熟期?我的答案是很明确的:是。佛陀说:“一切流转法,概分四期:生、住、异、灭。”经过二十年的成长,网络文学也走过了初生期,正式进入了“住”的成熟期。在近十年来,我们之所以能几乎每年都感受到网文圈都在大变化之中,是因为接连遇到了移动化、主流化、IP化乃至经典化、国际化的大潮流。风云汇聚,自然英雄辈出,也大神辈出。

 

比如移动时代的到来成就了天蚕土豆、鱼人二代等无线大神,《斗破苍穹》至今为人所乐道;主流化的机遇使唐家三少在“中原五白”里脱颖而出成为网文在公众面前的代表人物,他更在2016年当选了中国作协主席团成员;IP化使原本更多在小圈子中自娱自乐的女频大放异彩,几年之间,《甄嬛传》《花千骨》《琅琊榜》等由女频改编的影视剧轰动一时,不少女频作家也就扶摇而上,声名远播。

 

同时,网络文学在学院、政府乃至商业力量的推动下,也逐步开始经典化,一批作者逐渐从“大神阶段”向“大师阶段”跃进,这里面领先的有猫腻、愤怒的香蕉、priest等人。此外,国际化也给网络文学大大长脸,我吃西红柿的《盘龙》,耳根的《我欲封天》《一念永恒》等作品在海外大受英语世界读者的欢迎,反过来也进一步推升了他们在国内的知名度和重要性。

 

这些机遇有的是很难重复的,因此,这一两年很多圈内人不免有了“阶级固化”之叹,感觉眼前来来去去都只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而少有新人鱼跃而出。但其实如今的状态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过去十年间的高速发展反而会是特例,这和中国整体的经济发展状态也是同调的。

 

现今,无线有了难出大神的感慨,主流化和IP化也再无之前的高歌猛进之势,甚至连作者和读者的增速也渐渐能望到顶了。在第二届“网络文学+大会”上公布的《2017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网络文学市场营收规模129.2亿元、网文作者达1400万、各类网文作品累计达1647万部(种)、网络文学读者规模已突破4.06亿人。

 

规模可喜,增速也不低,但天花板也已经可以看见了。随着智能手机在中国出货量的见顶,手游、短视频等新的娱乐方式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娱乐方式在和网络文学抢读者的时间和精力。随着这些产业的日益成熟,可以想见,网络文学往后接受的挑战还会更多。

 

总体来看,高速增长期已经过去,网络文学的发展也进入到了一个“新常态”。但这是否意味着网络文学就真的“阶级固化”,再难有成规模的新神出现呢?这就要深入到网络文学内部,在外部的各种力量介入网络文学带来的巨大震荡结束之后,我们应当重新回到网络文学本身的发展规律中去探究它接下来的方向和道路。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网络文学在步入成熟期之后是否还能迎来第二期的发展?我的判断也比较乐观:可以。在进入到了成熟期后,有的文学持续的巅峰时期会很短,特别是被催熟的文学,很快会从早熟变成早夭。但网络文学由于各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它的积累是充足的,足以支撑一个较长的成熟期。目前,网络文学新的发展趋势也验证了这一判断。

 

这一新的发展可以命名为网络文学的古典时代走向巅峰,90后和00后将开启网络文学“二次元”的新时代。网络文学的古典时代指的是前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网络文学的主要代表性作者大都是70后和80后,与从小在网络环境下长大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代相对普遍富裕的90后相比,他们从思维模式到文学资源都非常不同。

 

但这并不是说“古典时代”就过去了,老的大神们就将逐步被淘汰,而是说这个时代将要走上它的巅峰。随着各种网文套路的日渐成熟,网络作者文学视野的逐步打开,更重要的是对许多一线大神来说,钱也差不多挣够了,不再为被挣钱挣名这件事给催逼得太紧。

 

他们的年龄也普遍在40岁、50岁上下,身体状况尚好,文学上的积累也渐渐足够,精神和思想也步入一个成熟状态,正是到了可以期待有最好的作品出来的时候。当然,并不是所有一线大神最终都能留下好作品,甚至能留下来的就是少数。

 

但再过十年,对网络文学作者的评判标准或许就会有一个大的变化,不再是说这个作者挣了多少钱,改编的作品有多火,而是是否留下了好作品。从这一点来说,网络文学作者在日后的“座次”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动,自然就谈不上固化的问题。

 

同样重要的一点是,90后和00后作者会不断起来,日渐成为网络文学的中坚力量。在传统文学界,70后和80后的作者已经不可能再拥有像60后作者的影响力了。这是因为生产机制的老化乃至腐坏所造成的,最直接的是作者和读者的脱节。

 

没有大量的新读者,怎么可能捧起来大量的新作者,乃至新大神。值得欣喜的是,在网文界,这一问题尚不存在。大量的90后和00后读者已经进入到了网文圈中,这群读者拥有自己独特的阅读偏好,并显示出了巨大的消费能力和造神能力。

 

比如,起点中文网上的《大王饶命》打破了网站有史以来的订阅记录。同时,这也是起点上95后读者比例最高的一部书。不再“苦大仇深”的90后和95后,展现了一种新的审美和一种对网络文学新的节奏的偏爱。随着这批读者成为主流,网文圈的老大神们或许也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不过,“江山代有新人出”,才能保证网络文学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当下,网络文学进入到了一个相对沉闷的时期,所以有了固化的感受,但长远来看,更大更深的变化已经在酝酿之中。

 

零基础学写网文赚钱!

转发下面海报至朋友圈

加助理微信:  vipwuyou009 回复“网文实战资源

免费领取写作大礼包(海量投稿资源、写作干货、名著等)

点击图片长按二维码免费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