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时钟”在社会心理学中的定义为“个体生命主要里程碑的心理时钟”,通俗来讲,就是“什么年龄要做什么事情”。

 

在“社会时钟”一下下的钟摆声中,绝大多数人都在以大致相似的节奏前进。而当某天,一个人突然尝试着用不同节奏来进入一段新生活,那么他将面对的会是与众不同的挑战、孤独,甚至是无人可知的焦虑。

 

真正属于每个人的人生节奏,是在客观条件允许之下的“随心而动”,去完成心中的理想,建造想要的生活,去爱自己和你所爱的人……著名主持人茱莉亚·查尔德37岁时开始学习烹饪,撰写了大量烹饪著作,她在坎布里奇家里的整间厨房被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馆收藏;著名画家摩斯奶奶87岁时开始绘画创作,直到今日还能在美国各个博物馆见到她的画作;印度老人福杰·辛格从89岁开始坚持跑马拉松,100岁时他在多伦多马拉松赛上跑完全程,成为全球跑完马拉松的最老参赛选手……时钟的钟摆声,跟随他们的年龄变得愈加清亮。

 

你有没有一段跳出“社会时钟”的经历?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选择?通过这段经历,你收获了什么?请让我们看见你的故事。

 

  

稿件要求

  

 

1.以“一段跳出‘社会时钟’的经历”为主题,讲述你努力生活、完成梦想、收获满满的故事。以真实故事为叙述准则,力求突出重点、朴实动人。

2.字数:3000字以内为宜,讲述清楚故事即可。

3.我们将从投稿中选出1-3篇优秀作品,并为作者送出《读者》(原创版)文创团队出品的精美礼品一份。

4.优秀作品将有机会在《读者》(原创版)杂志中刊登。一经刊用,即付稿酬300元/千字。

5.投稿信箱:yczhengwen@qq.com请在稿件中注明联系方式(电话、地址、姓名等),以便我们与你取得联系。

6.征稿截止日期:2022年11月25日。

7.获奖名单及下月征文主题将在2022年12月初公布。

 


 

#月度征文# 10月主题——为XX的ta颁奖获奖名单公布(文章节选):

 

《父亲和他的勋章》

樱花

 

我们村紧挨着108国道,骑自行车30分钟就到城里了。

这意味着我们村的人除了在田地里耕耘,还可以向城市讨生活。上世纪70年代末还不流行打工,不像今天有那么多的应聘信息,农民除了辛苦侍弄庄稼,想要挣几个钱花的方法就是尽快把种出来的农作物变现。

这时,我们家的那辆永久牌二八自行车就派上用场了。爸爸兴冲冲地把新自行车骑回家,惹来邻居们羡慕的目光。新自行车很气派地站在我家略显逼仄的客厅里,车把锃亮锃亮的,黑色的车身,为了尽可能地不让车受磨损,父亲在车的横梁处密密实实地缠上了绿色的塑料带子,一圈压着一圈,均匀而好看。

…………

忽然有一天,自行车后座上多了两个藤编篓子,篓子之间有两根结实的木棍,正好卡在后座上。怕不结实,父亲又用一指粗的绳子捆了好几匝,这下就不怕篓子掉下去了。我和弟弟探头看篓子里有什么,父亲笑眯眯地说要开始挣钱给我们买电视了。

自行车就这样带着父亲每日往返于乡村和城市之间,带着我家奔赴在小康的路上。

第一批运进城的是我家地里的大西瓜。包产到户后,农民都把心思使在自家的地里,土地肥沃,庄稼长势喜人。我家地里的西瓜像半大小子,长得飞快。中午,西瓜叶被太阳晒焉了,只看见满地的花皮大西瓜。父亲在地头搭了瓜棚,中午放学后我来看瓜,坐在瓜棚里,看着挨挨挤挤的大西瓜,我小小的心里乐开了花。

…………

年轮更替,父亲逐渐老去,车后座上的藤篓早已卸去,因为父亲已经载不动它们了。自行车也像他的主人一样,经过岁月的洗礼,渐渐走向衰老沧桑,车身锈迹斑斑,车轮上的钢圈和辐条也不复往日的风采。除了铃铛不响,哪里都响。今天断了一根辐条,明天又爆胎了。它像一条任劳任怨的老牛,来到了岁月的暮年。每逢它出现故障,父亲总是像对待家人一样,耐心地修理:换车座、补胎、换轴承……,经过无数次的维修更换,除了主骨架外,其余都不是原装的了。我想给他买一辆现在流行的轻便又好骑的女式自行车,被父亲一口拒绝了。父亲固执地爱着为这个家出过力的老战友,每逢村口逢集,父亲必定会骑着吱嘎作响的它去赶集,哪怕什么也不需要买,也要骑着它出去转转。

父亲是我心目中永远的英雄,这辆二八自行车是他最耀眼的勋章。

 

 

《奶奶的旗袍》

胡梦晓

 

裁缝自古有之,而裁剪、缝制之间,流的是汗,也是沉淀,一种对人生的沉淀,只有在这样的沉淀中,才能勾勒出旗袍的独有韵味。

我是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的,她的生活,是我最为了解和熟悉的。

奶奶名叫贺之韵,是一位手工旗袍裁缝,她生活的年代恰好和旗袍盛行的年代重合。这种重合,多少有一些宿命的味道。

奶奶的家里本是苏州刺绣世家,苏州刺绣十分兴盛,当年几乎是户户有蚕房,家家会刺绣,据说清代宫廷所用的绣品也有出自奶奶家中族人之手。奶奶从小看着长辈们日夜不停地在那里穿针走线,绣出一幅幅精美绝伦的作品。

…………

做好一件旗袍,需要一个漫长而精心的过程。它往往需要经过选料、量体、裁剪、缝制试样等严格的工序,其间还要采用镶嵌滚宕四种工艺,运用镂雕盘绣四种绝技。而每一种技艺,都需要手艺者长时间地浸润其中,方能得心应手。奶奶对每一道工序都格外认真,样样都要精益求精。

“选择合适的面料是制作旗袍的首要步骤,上等的旗袍就要选用上等的丝绸、锦缎,柔软的丝绸,大方的织锦,合理搭配方能彰显气质。”奶奶对徒弟循循善诱。

“量尺寸是相当讲究的,制作旗袍要量身体的三十六个部位,尤其又以胸、腰以及最细处的浪腰至为关键,在这三处,精确的尺寸反而失去作用。如果你照顾客体型量的话,这样体型是做不好的,你一定要把顾客有缺陷的地方给她弥补掉。躯干部位要量很多尺寸,包括手臂,如果要做袖子的话,需要量三到四个尺寸,还有领的细部。”奶奶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忆着一个传奇。“曾经有一位旗袍制作高手,有着一手绝活,不用尺子就能目测出顾客身体各部位的尺寸,然后自己把握分寸制作旗袍,做出来的旗袍非常合身。”这是奶奶年老后给孙子辈们讲的诸多旗袍传奇中的一则。

…………

仔细观察奶奶的一双手,你会发现她的大拇指比普通人长,手指长且灵活,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双老人的手,尤其在她教人画线裁剪和缝制时,每一笔、每一刀、每一针,举手利落,充满自信。奶奶的工作台上随便一件工具,动辄就是几十年的历史,跟它们的主人一样,老而弥坚。

奶奶说:“有手艺陪着,有孩子们陪着,比什么都强。”人与手艺、与家人日日相依,相互扶持,这便是奶奶心中最温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