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真正的魅力,不是你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第一印象;而是对方认识你多年后,仍喜欢和你在一起。

 

也不是你瞬间吸引了对方的目光;而是对方熟悉你以后,依然欣赏你。

 

更不是初次见面后,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是历尽沧桑后,由衷倾诉说:

 

认识你真好!

 

 

认识你真好,虽然你不在我身边,却一直在心间。

 

有一种目光不远不近,却一直守望;

有一种朋友不惊不扰,却一直陪同。

 

李白在东都洛阳认识了比他小11岁的诗人杜甫。杜甫“性豪业嗜酒,嫉恶怀刚肠。”其抱负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与李白意气相投。他们情同手足,“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第二年的秋天,杜甫西去长安,李白准备重游江东,他们在兖州分手,此后没有再会面。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

 

在一起的一段日子里,二人畅游齐鲁,访道寻友,谈诗论文,有时也议论时事,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人分手后,杜甫为此写过不少怀念李白的感人诗篇。

 

最深沉的爱总是无声,最长久的情总是平淡。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最美丽的风景。

 

距离,让思念生出美丽;懂得,让心灵有了皈依。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认识你,有你暖暖的住在心底。

 

 

认识你真好,这么多年后,我一回头,你还在。

 

我喜欢那么一种友情:不是那么多,不是那么浓烈,不是那么甘甜,也不是那么时时刻刻,甚至有时候会用年、十年、半个世纪去给它计时,它是那么少,那么真,那么久长。

 

若悲伤有人分担,又何尝不是一种慰藉;若孤单有人陪伴,又何时何处不是心暖、心安。

 

最真的感情永远都是:死皮赖脸中破涕为笑,心甘情愿中不厌其烦。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进了心里,恰似故友;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淡出视线,难以交心;有些情,于岁月中,慢慢消融,不再刻骨铭心;有些人,于相交中,慢慢远离,好像无影无踪;有些事,于时光中,慢慢淡定,从此不再动心。

 

所以,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靠缘分,心与心相知靠真诚;人生若有二三好友,无话不谈,不离不弃,可谓幸运……

 

 

认识你真好,因为认识了你,我也愿意变成更好的自己。

 

其实我们都不需要太多,孤单时有人陪,无助时有人帮,于心灵是一种温暖,于生命是一种感动。

 

张伯驹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公子哥儿,和袁克文、溥侗、张学良并称为民国四公子。

 

张伯驹第一次见到潘素。就被她的才情和美丽所吸引,提笔写就了一副嵌字联:“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

 

张伯驹发现了她的绘画天分,从而请来名师大力栽培她。

 

潘素21岁正式拜师朱德甫习花鸟画,后又随汪孟舒、陶心如、祁景西、张孟嘉等习画,同时还跟夏仁虎学古文。在他的栽培下,昔日的野玫瑰蜕尽野性,成了一朵素心兰。

 

当蒙在明珠之上的灰尘被洗刷干净之后,那润明剔透的光泽便再也掩盖不住,它必定会释放出来。

 

潘素因为有了张伯驹的帮助,绽放出了自己的光芒,同时作为张伯驹人生路上的佳侣,也成为他收藏世界里的守护天使。

 

正是他们共同的努力,才使得国宝《平复帖》、《游春图》等留在了国内,更使众多名家真迹免受战火的侵袭,得以保全。

 

因为有你,我们彼此携手前进,遇见更出色的自己。

 

 

彼岸的守望,是此岸的感动;

千里的陪同,是心中的丰盈。

最深沉的爱,总是风雨兼程;

最浓厚的情,总是冷暖与共。

 

一份好的感情,是两心相依的温暖,是相濡以沫的陪伴。最真的拥有,是我在;最美的感情,是我懂。

 

此生四季冷暖,有人叮咛你加衣;生活劳碌,有人嘱咐你休息,足矣。

 

认识你真好,此生,多谢有你!

投稿请联系编辑QQ:177069879